意兴阑珊

嗨,可以的话,请和我聊聊天吧?

恍惚之间

#慎看吧。…

这大概是在做一个梦?

明亮的光线,丝缕状的云朵漂浮在头顶缓慢移动,点缀着干净的湛蓝。让天空不至于显得单调。眼前是一条宽阔的道路,路旁有着树木,郁郁葱葱的。偶尔有飞鸟掠过,留下一声啼鸣入耳;偶尔有风拂过,带起的衣领轻微抖动,擦过裸露的皮肤有些微润,也有些凉——这一切都干净的不像是此彼岸所交汇的世界。

我可能是在做一个梦。

这么在心中肯定着。过于真实的感官,麻痹了大脑,恍惚了判断。脑子也有些断片,存在于脑海中的最后的记忆也有些混乱不清。原地稍等片刻,确认了自己是只身一人,神器不在。不过这也不会影响到自己什么。双手插进兜里,信步踏上眼前这唯一的道路,脚下泥土松软舒适,视线时不时的左右交替查看着周围情况。

尽管这一切看起来普通且毫无危险,但这不是放松警惕的理由。

或许是该来的总是要来。走了许久也不见尽头和变化的路,算是结束了属于它的责任。听觉敏锐的捕捉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脚步微轻,大概是因为体型不大。有些急促。

停下步伐,估摸着与之相距不远了,循声看去,出现在视野中的是个小女孩。几岁大的年纪。黑色及肩发,有些凌乱,能看见头上翘起的呆毛,普通的五官,普通的衣着。神情有些急切,小跑着冲向这边。

站在原地看着这个小女孩与自己擦身而过。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和众多的此岸之人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看着那小女孩急匆匆的背影渐渐消失于视线里,微微沉吟,觉着与其这样漫无目的的走下去,倒不如先跟着那个小女孩走出这里。打定主意,松软的泥土很好的保留了小女孩清浅的脚印,也给接下来的追寻带来了无比的便利。

不紧不慢的跟着脚印穿过一片小林子,不远处有房屋隐约。才走近,就发现刚刚的小女孩正在房门口焦急的反复踱步。以为对方并不会发现自己,却有些出乎意料的听到女孩清脆的声音。

——…咦?刚刚路旁的大哥哥!

原来能看到自己啊…是出于些什么原因没有理睬吗…。有些尴尬的抬手挠了挠脸颊,复又好奇凑过去询问她怎么那么焦躁。

——因为,我要有弟弟了噢!

意外的答案?不过仔细看了看小女孩的表情,虽然很焦躁,却也还是带上了一点隐隐的兴奋感。明了情况,但是见这么小的孩子独自在外面焦躁也不是办法。便开始换着法子逗起小女孩来,试图缓解她的紧张。

没过多久,有些老旧的放屋里传来了啼哭声。听闻,也不再逗弄小女孩,转而告诉她可以安心了,她的弟弟已经平安降生。

——真的吗?谢谢大哥哥喔!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着这莫名感谢。无奈的看着她欢呼着蹦跳着,也知她是放下了心,刚想伸手揉揉她头发,身后传来了一道男声。含着显而易见的疑问。

——…你在和谁说话?

小女孩似乎是被突然的声响吓着了,动作一僵,转头看向男人,声音有些迟钝有些不解。她抬手指了指我的方向。

——和大哥哥呀?

男人顺着小女孩的手看过来,似乎是才发现我的存在,明显的被吓了一跳。本是疑惑的神情染上些慌张,走过来匆忙的向我点头示意了一下,也不管动作的粗暴程度,一把拉过小女孩,带进了屋子,关上了门。

大概是被吓到了,教育小孩去了…吧。

摸了摸鼻子有些不满的叹了口气。就算彼岸之人很容易被忽视,很容易被忘却,但是因为这样,就这么对待伟大神明也太失礼了——!忍了忍最终还是忍不住蹲在地上边拿着树枝画着圈圈,边愤愤不平的胡思乱想了会儿,脑海中不可避免的闪过了日和与雪音的身影。

有些惆怅的扔了树枝站起身,望了望四周。这到底是哪儿?要是做梦的话也差不多该醒来了吧…!撇撇嘴示意心情并不明朗,满心满脑的无力感无处安放。

——独自一人身处不明地带就算是神明也会感到茫然的啊喂!

但也自知抱怨没有用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打算举步离开,那老旧的房门却适时发出嘎吱呻吟。阻止了刚要离去的步伐。一个小小的脑袋探了出来,紧接着小小的身影也嗖的一下窜了出来。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跑到身旁的小女孩,忍不住问问她怎么出来了。

——因为不能把把大哥哥一个人丢在外面呀,这样是不礼貌的!
小女孩很干脆的,振振有词的回答。

闻言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又接着问她不怕我是妖怪吗?毕竟,刚刚那位先生的说话声,我在屋外可是都听到了噢。

小女孩闻言打量了一下我,大概是有些纠结,直接把脸颊都鼓了起来。
——妖怪…妖怪这么瘦弱的吗…?

……………………………
…………………
…………

哑口无言。我该庆幸你并不认为我是妖怪吗!心里腹诽归腹诽。到底还是抬手捂着大受打击的心脏。艰难的出声澄清自己不是什么妖怪,是神明,伟大的神明大人。

…虽然很可能不相信。自己在心里又默默腹诽一句。

没想到迎来的却是小女孩仰起脸,和严肃的神情。

——是吗!既然大哥哥是神明的话,那就要保佑这儿的人们生活安康不是吗?不然的话,我就不信大哥哥是神明喔?

小女孩顿了顿,她歪着头似乎是在思考接下来的话语。

——那样的话,大哥哥就是坏人大骗子啦!

清脆的童声回荡,敲击着耳膜。将这一字一句用力砸进脑海,钉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一瞬间连心脏都被莫名奇妙的情绪填满,有些鼓涨,有些不可思议。…这是童言无忌吗?脑子有些恍惚的想着。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居然头脑发热的答应,并且拉起了勾。本并没有当真,打算一笑而过时,视线滑过小女孩郑重的神情与动作,思绪一转,改变了注意。

小孩稚嫩的手有些艰难的勾着自己的大手,柔柔软软的触感很是美好。

美好的想让人放在心尖珍藏。

一下子仿佛心意相通,明白了这个小女孩是在用自己意识中所能做出的最严肃的事情来和神明定下庄严的约定。

那时的阳光,天空,树木,房屋,氛围。所有一切都仿佛是为了衬托此刻的小女孩而存在。只为将小女孩衬托得肃穆,神圣。

…其实…有何不可呢?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也终是柔和了思绪。反正都是下定决心要成为福神了,第一件委托就干脆从这开始吧!

等着小女孩做完约定放开手,伸手猛的将她一头乱发弄得更加凌乱。既然是下定决心后的第一大单,那就免费当做庆祝好啦!我可是个很宽容的神明啊!

对着小女孩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扬起的声线带着不容忽视的自信

[一切就都交给夜斗神明好了!]






————————————————————
要是我能如夜斗神一样……就好了。

存个戏。x

我们所期待的,你所看不到的

* 应妹子要求写的500+的段子

* 叶修ooc注意

* 多愁善感的叶神你真的能看吗

以上接受的话就接着看吧

写的一点都不虐,有点伤心[bu]

————————————————————————————

————————————————————————————

        暮春四月。

       

        雨后的一切总是那么干净、透彻,像是所有一切都被洗涤了一般。天空一望无际的蔚蓝,绿草遍布大地显得富有生机。

       

        微微湿润的清风,拂过大地。带给人一种仿佛被爱人轻缓抚过的错觉。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那么的美好。

        不自觉的抬起头仰望天空,雨后的一切都尽显柔和,似乎连阳光都温柔了许多。刺眼的金芒透过薄如轻纱的云层,照落到脸上温暖宁和,抬手张开五指勉强遮挡阳光,却仍有细微金芒落在脸上,断断续续。

       透过指缝,半瞌起双眸。看着隐隐约约的飞鸟滑翔于天际,不由得勾起唇角。

        [Hey,少年,哥来看你了。]

        放下手,低头垂眸。好似对待珍宝般小心翼翼的抚上石碑。石碑那冰冷的因经过细雨洗礼而微微湿润的触感,顺着神经末梢向上传达直至大脑。像是时刻提醒着自己眼前的真实。不可逃避。

        [诶,我记得你说过…能有那么一天咱们也能像那鸟儿一样能够翱翔于天际来着?]

        故意压低的声音,有些沙哑干涩。难得的卸下懒散无谓表情,神色间透出几丝无奈与...束手无策。

        指尖轻柔缓慢的抚过碑面。感受着石碑表面的凹凸不平。

        那儿记载了石碑主人的一生,和寥寥几句悼念词。就像是在嘲讽着什么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我真觉得你的一生不该被这么几行字就概括了啊...]

        不应该如此简短。

        那本是应该和我一样挥洒青春的人;那本是和我怀揣着同一个梦想的人;那本是愿意和我一起孤军奋战的人;那本是...能和我并肩而立捧起奖杯的人…

        [我怎么就那么的…不甘心呢…?]

        扯着嘴角僵硬的笑了笑,世事无常。变化总是来的那么迅猛那么…措手不及。

        蹲下身伸手搭上渐渐染上体温的石碑将下巴搁在手肘处像是怀抱着什么一样单膝跪于石碑前。

        过长的刘海细碎的遮住眼眸,难免有点神情晦涩。嘴角的笑容溢满无奈与苦涩,寂静再次占领空气。

        一分两分…也许是一瞬也许是一时。

        松开石碑站起身,随手理了理过长的刘海,再抬头时神情依旧懒散而无所谓。

        [不过也没关系?在这等着也不错,过段时间哥总会把奖杯带给你的。咱们不着急,或者有时间烧个给你看看也成。只是有些话没法亲口说了…]

        无奈的笑出声,低沉沙哑的声线隐约有些哽咽。伸手摸了摸口袋掏出一盒烟,抽出一跟叼在嘴里。垂首正要点火之时微微顿了顿,有些突兀的低低笑开。

        [差点忘了,你不喜欢烟味来着]

        身体向前弯曲,将烟搁在墓碑之上。

        [送你了]

        转身不再留恋的漫步而去。

        微润的清风拂过,将发丝清扬,也将轻不可闻的话语打散于空气中

        [你知不知道…我爱你啊。沐秋]

———————————— The  End ——————————

————————————————————————————

*果然没有虐人天赋吗[望天]

回家

在键盘上随意敲了三下出来的字。给你写个段子啥的。




#回了家#

将手边的画具细心收起放入画袋之中。随意背起踏上最熟悉的那条路。走过的次数忽略不计,以后要走的次数也数不胜数。虽然不能闭着眼睛走出来不过也相差无几了吧?脑子里思绪万千,胡思乱想的走着连本是疲乏的脚步也不由得轻快起来。感受着阳光的温暖渐渐的脑中就一个想法。想快点到家。想带着阳光来到家门口。想背着阳光给你一个温暖的拥抱祛除上午的微润气息。想听你用带着笑意的温和音调说句[欢迎回来]。








抱歉我不是故意毁气氛但是少年我是真的想求抱抱亲亲摸摸啊!从今早就开始!!少年你还在犹豫什么!快看看我理理我啊!



顺便有谁愿意扩列么。这儿苏休


猜猜这里是哪?

当初语c碰到只黄烦烦。结果被拽进全职喜欢上烦烦出不来了